温网「风格档案」着装规则真是逼疯设计师!

作为一项可追溯至19世纪的传统优雅运动,时至今日,网球依旧受到欢迎,它早已超脱其本质,跃升成为一种健康又时髦的生活方式。

对于年轻的Z世代来说,即使从未挥起球拍或踏上底线,也丝毫不影响他们从那极具经典运动美学的网球装中找到一种酷感。

各大社交媒体也成功赋予了网球新的活力,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它已成为继瑜伽之后最新的网红运动。

在小红书女孩的时尚宝典里,飘逸飞扬的「网球装」也是万万不能错过的yyds。

因为「英姿飒爽的活力辣妹」就是今夏的潮流指标, 随性自在的「Athleisure chic – 运动休闲风」就是当下的流量密码。

无论是对经典网球裙的重新演绎,又或者是将百褶裙、复古筒袜等单品融入日常造型,网球美学似乎无处不在。

2022温网已经进行到来,不妨让我们一起回顾下往年草地比赛上的那些高光时尚时刻。

很多朋友应该都听说过,作为四大满贯中最悠久、最传统且最负盛名的一项赛事,温网一直以异常严苛的dress code著称——

而场边那些敬业的「时尚警察们」,总是全力以赴注视着那些试图挑战传统的叛逆者们,誓死捍卫草场时尚的庄严性。

从技术上讲,白色比其他颜色的吸热能力低,并且可以最大限度地弱化汗渍的存在感。

而若要从更宏观的社会学层面上来探讨这一问题,这一颜色显然具有符号学意义。

在维多利亚时期,网球是彼时广受欧洲贵族欢迎的户外运动。白色,就像这项运动本身一样,是身份阶级的象征。

能够穿白色的人,拥有频繁清洗、更换服饰的能力,这一点便能将上流社会与平民百姓明确区分开来。

为了应对参赛者以各种方式突破着装规则的界限,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温网官方开始频繁更新全白着装规则来做出回应,以越来越明确细节的描述来消除任何钻空子的可能。

若是仔细阅读其官网上长达400字的文字说明,便可领略这项历史悠久的传统到底有多变态:

球员在练习和比赛时所穿的Polo衫、短裤、网球裙等所有衣服,以及包括头带、腕带、袜子等在内的所有配饰,正面、背面必须均为白色;

领口、袖口、裤子/裙子/短裤的外接缝处以及内裤边,单一颜色饰边是可被接受的,但宽度不得超过10毫米;

如果可能的话,医用胶带等医疗用品应该是白色的,但如果万不得已,彩色也可接受;

如果你曾经有幸到过这种重量级赛事的现场,便会知道它对于入场观众的时尚要求也是同样严格。

作为上流社会重要的夏季社交活动,每年温网公开赛的观众席都是众星云集、堪比秀场。

皇室名流明星们均以优雅得体的造型出现在看台,他们充当着最合格的时尚氛围组,将清爽优雅的风格稳定输出。

与其他体育赛事更加不同的是,温网赛场上看不到诸如博彩之类的各种广告植入,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Rolex而已。

事实上,自从温网「全白着装」的官方规则实施以来,无数球员和他们背后的赞助商都在竭尽全力去对抗这项陈旧的传统。

为了表达对保守主义的厌恶,一向笃信色彩哲学的美国叛逆神童安德烈·阿加西以在1988年至1990年间温网比赛而被人津津乐道。

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屈服,并于1992年夺得了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头衔。

名人堂成员罗西·卡萨尔斯在1972年参加温网公开赛时因一件布满Virginia Slims卷烟logo的连衣网球裙而受到谴责。

2013年,他以一双白身橙底的网球鞋走上赛场,只是这样的巧思也没能幸免于难,被组委会勒令更换球鞋方能比赛。

也有一些人则借由染发、穿着其他颜色的内衣、配饰等创意来彰显自己特立独行的时尚品味。

1949年,美国女子选手格特鲁德·莫兰在网球裙内穿了一条蕾丝边灯笼裤, 虽然为白色,但官方并不买账,指责她「将粗俗和罪恶带入网球」,并在比赛中禁止了短裙。

在2010年和2012年,美国名将塞雷娜·威廉姆斯无视规则,穿着醒目的荧光粉打底裤走上草地。

就在2017年赛后,当被问及她为何选择在上半场穿一件酷炫的粉色运动bra时,她显然并不想对此多谈。

非常明确的是,温网官方对执行dress code是非常执着的,在2017年就曾上演过非常令人社死的一幕:

奥地利选手尤里·罗季奥诺夫被女性比赛监督当场检查内裤,被发现是蓝色后要求立即更换。

温网比赛现场通常都会准备一些官方白色内裤,以备不时之需,这一点还比较人性化。

总之,拥有一双双鹰眼的工作人员时刻都在注视着,那些怀揣一颗躁动之心的时尚叛逆者。

为了迎合时下的户外潮流,众多品牌开始致力于兼具科技属性与时尚感的年轻化运动装备设计,将上世纪的经典运动元素融入新的创意。

伴随着2022温网公开赛开战的热度以及各大球员的明星效应,这项自带优雅魅力的运动正在收割一批新的时尚追随者。

不过u1s1,要将温网不可撼动的白色美学玩儿出新意并不容易。对于各大品牌的设计师来说,废掉的脑细胞可不止一点点。

尽管Ralph Lauren的品牌美学始于美式精英文化,但随着修身网眼Polo衫成为热销的常青单品,其运动基因也逐渐觉醒。

Ralph Lauren Polo目前是温网的官方服装赞助商,其合作关系已有17年之久。

在秉承其传统着装规则的前提下,将这项运动原本的经典优雅进行了全新演绎,并完美兼顾了传统形制与现代科技。

裁判员的制服为休闲blazer外套,衣服和领带上饰有温网印花图案以及经典的Ralph Lauren马球标志。

Ralph Lauren强调,此次制服的设计在注重可持续性的同时,也提供卓越的舒适性。

由回收Coomax纤维制成的衣服除了环保之外,弹性、吸湿排汗性以及紫外线防护性也同样出色。

Nike于1973年与罗马尼亚网球明星伊利耶·纳斯塔塞合作,首次涉足网球领域。

小威廉姆斯于2004年与该品牌建立合作关系,多年来Nike见证了她的每一个高光时刻。

当几天前美国黑珍珠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的白色球鞋、宣布将强势回归温网时,收获了13.5万点赞。

距离这位40岁老将上一次因伤退出美网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从放出的训练视频来看,她的状态依旧在线,着实给球迷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更令人欣喜的是,北京时间6月21日,在WTA500伊斯特本站女双首轮一场焦点战中,小威搭档突尼斯一姐贾巴尔,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复出首秀。

全英俱乐部永远会是小威职业生涯中的重要篇章,她不仅搭档马克斯·米尔尼赢得了第一个大满贯冠军,第一个单打冠军也同样来自著名的草地球场。

我们不得不承认,没有小威的女子网球总是少了些看头。永远的女王,加油

作为赞助商,Nike也与「冠军常青树」拉斐尔·纳达尔共同研发了Nike Rafa系列。

今年他一直保持着非凡的状态,在前2个大满贯赛事上连续夺冠后,将个人大满贯冠军数提升到了22个。

随着纳达尔时隔3年重返温网(因伤缺席了2021年的比赛)的消息释出,他将在比赛中穿着的全白战袍也随之曝光。

球衣延续以往简约优雅的风格,除了黑色的Nike logo之外,在T恤、短裤和夹克上还印有纳达尔标志性的「愤怒的公牛」图案。

现世界第4的他能否控制住麻烦的脚伤,完成第23次大满贯的记录,成功冲击年度全满贯,让我们拭目以待。

当英国网球名将安迪·穆雷于2019年成为股东之后,英国高端运动品牌Castore进一步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如今,这位三届大满贯冠军得主拥有自己参与设计的AMC系列,并在比赛时穿着。

面料采用再生尼龙及再生纱线制成,注重环保问题的同时,也具备透气、超轻等优良性能,专为球场内外的出色运动表现而设计。

只可惜伤病一直是他前进的绊脚石,使得曾被视作网坛第四巨头的他始终未能找回最佳状态。

好在这名老将近期在草地表现不错,日前斯图加特一路过关斩将,先后力克希腊选手头号种子斯特凡诺斯·西西帕斯、澳洲坏小子尼克·克耶高斯等劲敌,让他士气大振。

这已是自2018年之后穆雷在大满贯赛场取得的最好成绩,也因此激起了人们对他再战温网冲击生涯最后辉煌的无限希望。

目前他的伤势已有好转,过去曾2次在故乡夺得冠军,分别是2013年及2016年。

Polo衫这种款式之所以能发扬光大并成为网球运动的标配,上世纪法国传奇网球运动员勒内·拉科斯特功不可没。

自1933年以来,其一手创立的服装品牌Lacoste凭借摩登优雅的法式美学,在网球装备领域的地位始终不可撼动。

毕竟,哪个爱运动的时尚弄潮儿能没有一件款式经典、剪裁考究的网眼Polo衫呢?

而塞尔维亚天王诺瓦克·德约科维奇也于2017年加入Lacoste,且拥有自己的同名系列。

早些时候,他因为疫苗立场而闹出了被澳大利亚驱逐出境无缘澳网的事件。或是考虑到品牌形象问题,「UKG」和「标致」这两大赞助商均宣布与其不再续约。

对比来看,Lacoste对德约科维奇可谓爱得深沉,顶住压力依旧守候这位合作伙伴。

除了Lacoste经典的绿色鳄鱼图案外,插肩袖位置的一条绿色饰线让整体设计更显别致。

由于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的禁令,世界排名第一的95后实力小将丹尼尔·梅德韦杰夫不得不在大满贯赛事中出局,为头号种子腾出位置。

理想情况下,它应该属于目前世界排名第二的德国新星亚历山大·兹维列夫,但他在2022法网半决赛中的脚伤使他长时间缺阵,戏剧性地为德约科维奇成为头号种子铺平了道路。

这位六届赛会冠军、卫冕冠军能否再次创造奇迹、问鼎温网,将会是今夏最大的悬念所在。

他们不但将这项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的传统运动提升到了新的竞技水平,而其所取得的成就也会让那些白色战袍作为划时代的「风格档案」留存下来,一并被载入史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